河南省中緯測繪規劃信息工程有限公司
Henan Zhongwei Surveying and Mapping Planning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Co., Ltd.

致“良”詩人

作者:徐林姣

歲月之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,一生中我們總要經歷像蔣捷那樣“聽雨悟人生”的真諦;李白那樣“輕舟已過萬重山”般的如釋重負;亦或像范仲淹“寧鳴而死”般的堅貞不渝!

或多或少有相似之處,但是總能乘著世間的舟而過,或許又是必然的結果,像極了五千年里的文人墨客。如高適般,半生碌碌無為,躊躇滿志,卻無用武之地,幸得堅守,終有一日入祿,展進一生才學,武出滿身窮力。而人們往往看到了他光鮮的一面,可又有誰知他也曾家道中落,一度靠乞討度日,但他從未放棄心中執夢。這不就是隨口可出,卻又無法捉摸的堅持嗎?

或如七歲作詩“開口詠鳳凰”的詩圣杜甫,他好像我們的莘莘學子啊。一生三次落榜但又不屈服于平庸,只是他多了些許的天賦,他生平聲名薄弱,幾乎所有的美譽都是死后所封,想他與李白為伴,共游齊魯,與高適互道得彼心,人們羨慕李白的才華, 卻在杜甫的身上找到了共鳴,縱使他居無定所,在一葉扁舟中離世,也沒忘了那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的憂國憂民的心。

又或如幼年喪父,中年喪子,一生顛沛流離,居無定所,無子無后,那些錦衣玉食的詩人叫他“寒叫蟲”、“詩囚”的孟郊!那個年近半百,蹉跎了半生中的進士狂喜中做的“昔日齷齪不足夸,今朝放蕩思無涯。春風得意馬蹄疾 ,一日看盡長安花”的孟郊,那個“慈母手中線,游子身上衣”的孟郊。他是一個不愿從俗,不愿意圓滑的人,他為底層人發聲,他控訴戰爭對百姓的荼毒,他對變壞的世道恫心疾首。他堅守自我,絕不變成自己討厭的人,他一生凄苦,一生沉淪,卻留下了一首首不朽的詩篇,讓我們吟誦與體悟學會了如何堅守初心,不忘初心!

太多的人生需要我們去體會它的種種,能落到我們心間的永遠是那積極向上的品格,他們的結局無論是否完美,都足以照亮,告誡后來人。他們用一首首美了千年的詩句,用時間的膠囊保留給了我們太多太多,直至我們頓悟其中!

不管是在生活中,還是工作中,你所見到的驚艷,都曾被平庸歷練,每一個所謂成功的背后,也都飽含著艱辛。沒有什么坎是過不去了,只要我們勇于前進,不予屈服,相信勝利的曙光定會向我們招手!